<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progress id="j5f3t"></progress>

      <meter id="j5f3t"><cite id="j5f3t"></cite></meter>

        <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big id="j5f3t"><cite id="j5f3t"></cite></big>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禁毒劇“專業戶”導演傅東育 用《冰雨火》組了局狼人殺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8-26 17:51:34

        ◎《生死臥底》到《破冰行動》,導演傅東育儼然成了禁毒劇的“專業戶”。在最新的這部《冰雨火》中,有著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網,像是導演組了一局“誰是內鬼”的“狼人殺”。

        ◎《冰雨火》90%以上都來自真實的案例,在正式創作前期,傅東育赴云南兩個多月,沿著邊境走了六地,積累了大量原始材料和故事。

        ◎談起拍攝時才22歲的王一博,傅東育說道:“我們不吹年輕演員,也不要尬黑,他需要成長,誰都有22歲。但在起步的一瞬間是不是全情投入,他的工作和創作的態度是跟他的流量無關的。”

        每經記者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文多    

        從《生死臥底》到《破冰行動》,再到《冰雨火》,導演傅東育儼然成了禁毒劇的“專業戶”。透過他的劇,觀眾看到了那一張張“馬賽克”照片背后,是禁毒警的艱辛與付出。

        一年半的拍攝周期,只有32集的體量,在《冰雨火》創作前,傅東育深入邊境線上的云南六地,積累了大量原始材料和故事。

        “你會發現,在一個邊境的小縣城,一線干警真的拿著微薄工資干著天大的活,甚至面臨著風險、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在接受包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內的媒體采訪時,傅東育沉著聲音說道。

        《冰雨火》導演傅東育(中) 圖片來源:出品方供圖

        經歷了《破冰行動》的高光,身邊好友都建議傅東育三年內不要再碰禁毒劇,可作為導演,傅東育說:“禁毒劇更能展現將人逼到墻角無力逃生后找到生機的反轉,走到一線摸排時,你更會發現那些故事都蹦出來了,有時候生活出來的戲劇性遠高于你的編劇。”

        信息顯示,《冰雨火》由芒果娛樂和優酷共同出品,8月11日,該劇在優酷開播。截至目前,該劇在優酷站內熱度突破9500:“冰雨火鏡頭語言””“冰雨火中的禁毒警察現狀”等話題被觀眾熱議。

        《破冰》后三年內不碰禁毒劇?“我有很多遺憾和經驗”

        2019年,以中國特大禁毒案件——“雷霆掃毒12·29專項行動”真實案件改編的《破冰行動》上線,獲得了觀眾的認可。

        2022年,導演傅東育帶著原班幕后人馬回歸,交出了又一部禁毒劇《冰雨火》。

        看上去是“熟悉”的配方。《冰雨火》依舊以一線禁毒現狀為依托,講述的是孤膽英雄吳振峰和禁毒警察陳宇兄弟二人攜手打入販毒集團內部,最終將毒販一網打盡的故事。

        在采訪中,傅東育直言兩部劇的題材沒有變化。出于對禁毒題材的熱愛以及在《破冰行動》中留下的一些遺憾,傅東育很快決定再次操刀。《冰雨火》的名字是編劇麥利雅斯和張鳶盎定的。


        《冰雨火》劇照 圖片來源:出品方供圖

        然而禁毒劇不好做,珠玉在前,很多觀眾會拿《破冰行動》來對比。“《破冰行動》上映后,很多朋友跟我說,在三年內不要碰涉案題材或者是公安類型的劇了,因為大家會更挑剔。”

        有觀眾甚至直接質疑——《破冰行動》“爛尾”了?傅東育把種種評論看在眼里,他覺得是自己的問題。那時候,剛好接觸到《冰雨火》的項目,他也覺得不能因為自己的患得患失而錯過進步的機會。“能不能超越,能不能出圈我控制不了,但在類型化的創作過程中我有很多遺憾和很多經驗,我為什么不讓自己再精進一步?”

        《冰雨火》有著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網,導演組了一局“誰是內鬼”的“狼人殺”。相較于《破冰行動》,傅東育希望在類型化和情節上更進一步。例如,傅東育要求《冰雨火》的動作戲占比不低于20%;在懸念架構上,在更合理的前提下加強懸疑感和反轉性;人物表現上,也不能簡單化、臉譜化,觀眾在看劇時,能為人物的情感、命運而感動。

        “我現在更專注于每個角色的鮮活度,不管是正面角色還是反面角色,是不是可以讓你動情,是不是把情緒帶入,能不能通過情感的傳遞讓觀眾愛上這個劇,這些才是我的目的。”和以往相比,傅東育在人物塑造上投入了更多心血,而那些將人逼到絕境的放手一搏是刑偵劇的必備要素。

        20年前,傅東育第一次拍攝禁毒題材的《生死臥底》,再到后來的《破冰行動》和《冰雨火》,他如今成了類型劇“專業戶”。但他否認了自己更擅長拍攝此類劇的觀點,反而認為是命運使然。禁毒劇戲劇性更強,更能展現將人逼到墻角無力逃生后找到生機的反轉。在不斷克服困難和障礙后人性的拷問也是情感最極致充分的表達,這些都讓傅東育感到動人。

        “因為喜歡,會去做一些研究,我會大量看所有這一類型的作品,吸收優點。我很喜歡在極致狀態下的人性和崇高的表達,所以將來還會有這類作品,只要觀眾能夠接受。”傅東育表示。

        深入邊境,《冰雨火》90%以上來自真實案例

        由于毗鄰“金三角”,云南成為了全國禁毒斗爭的前沿陣地和主戰場。數據顯示,40年來,云南全省共破獲毒品刑事案件31.23萬起,繳獲毒品451.09噸,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51萬名。另一邊,云南省禁毒戰線已有60人犧牲、300多人負傷……

        為了真實展現禁毒一線的艱辛和他們的犧牲,傅東育去了云南一線走訪、調研。“你會發現,在一個邊境的小縣城,一線干警真的拿著微薄工資干著天大的活,甚至面臨著風險、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這樣的困境讓傅東育感受到禁毒是一個正邪的斗爭,很多時候裹挾在情感中。那些采訪干警、毒販,甚至陪著出警的經歷都刻進了傅東育的腦海中。

        “《冰雨火》當中所有毒品的案子,我老實講,都是有原型的。”因為有些案例不方便公之于眾,傅東育只舉了一個案例“大風膠囊”:“這是一種新進毒品,和冰毒、海洛因不一樣。我們現在面臨著禁毒形式的困難——有大量的新型合成毒品完全是化學類的,這對干警造成非常大的困惑。”

        《冰雨火》劇照 圖片來源:出品方供圖

        “除了邊角之外的小混混,90%以上都來自真實的案例。”傅東育透露,雖然《冰雨火》一定有戲劇性的改造,但路徑來源于生活,照現實主義的創作路徑去拍攝,劇集才顯得豐滿和真實。

        在正式創作前期,傅東育赴云南兩個多月,沿著邊境走了六地,包括瑞麗、西雙版納等,積累了大量原始材料和故事。

        《冰雨火》的前六集,剪輯過不下五版。怎么改編、懸念點放在哪里,傅東育都按照觀眾觀劇時的心理節奏來設置,而觀眾接受到什么程度,則是他需要判斷的。

        “我希望我們的電視劇不要再讓觀眾受騙了,修片的時候我說,絕對不允許觀眾倍速看。現在太多倍速,說明市場有水分,我們把這個水分擰干。”另外,因為受眾習慣改變,觀眾基本上在手機端、平板端觀看,這意味著能無限回放,如果禁不住推敲,很容易被觀眾識破。

        傅東育才是“狼人殺”中的那匹狼,與觀眾斗起心眼,環中環,套中套,懸念迭起,撲朔迷離,真相如被藏在云霧中。

        “王一博的創作態度跟他的流量無關”

        新老面孔交替,已經是當下電視劇市場的“標配”。《冰雨火》中,除了王勁松、劉奕君、張志堅等老面孔外,還有陳曉、王一博兩位挑了大梁的年輕演員。

        1997年出生的王一博,今年才25歲,也就是說拍攝《冰雨火》時,他才22歲多。

        談及演員的挑選,傅東育表示,嚴格按照了演員是否符合角色的標準走。當然,中間經歷過一段痛苦的時間。

        “在演員的選擇上,優酷和芒果娛樂都給予了我很大的權力。我跟陳曉聊天的過程中,感受到了他作為演員天生自帶的憂郁感和骨子里的擰勁兒,大概聊了15分鐘我就確認肯定是他。王一博那個角色,我需要找到剛出學校不久,非常年輕稚嫩的一個形象,我見了很多年輕演員,當時王一博坐到我面前很青澀,坦白講他和我想象中的干陳宇有一些區別,比如說他偏瘦弱和羞澀了。”

        在溝通過程中,王一博堅定表示他想演陳宇這個角色。

        “你能吃苦嗎?”傅東育問王一博。“你讓我怎么吃苦?”王一博反問。

        “你能下生活嗎?”“我愿意。”“你太瘦了,你愿意讓自己再強壯一點嗎?”“我可以馬上健身。”

        那種簡單、直愣愣的表達方式和眼神中的清澈感與執著,讓傅東育覺得王一博就是腦海中的陳宇。

        關于演員的表現,傅東育相信演員在任何一部戲當中是個整體,像一塊拼圖的每一個板。“不能你演你的,我演我的,導演的工作就是需要把演員拉在一個水平線上,并且形成統一的表演。”

        在開機時,傅東育明確跟大家說了,這部戲中絕不允許出現有經驗的演員負責演戲,年輕的演員負責顏值的情況,公安題材的劇必須按照更高的標準完成。

        傅東育回憶,每天拍完戲,年輕演員會敲年長演員的房門,說明天這個戲咱們對一下吧。“我要求年輕演員到現場第一不帶劇本,第二背熟你的臺詞,同時將對手演員的臺詞背熟,這樣你表演的節奏會非常準確,因為你已經演過一遍對手了。”

        表演不能只通過技巧來展現,好的演員都具有“信念感”,如孩子一般地相信。有一個例子,王一博生日那天,他需要拍一場痛苦的戲,在打電話的過程中要失聲痛哭。傅東育提議,那天換一場輕松的戲吧,王一博拒絕,說拍吧,他準備好了。那場戲整整六分多鐘,傅東育沒有喊停,演到最后結束了,王一博依舊不能控制,而旁邊的王勁松已經被他帶走了。“那場戲整個的節奏是王一博的,我們不吹年輕演員,也不要尬黑,他需要成長,誰都有22歲。但在起步的一瞬間是不是全情投入,他的工作和創作的態度是跟他的流量無關的。”

        拍攝《冰雨火》時,王一博才22歲 圖片來源:出品方供圖

        用了很多笨功夫和苦方法,到現在來看,傅東育對《冰雨火》的表現是比較滿意的,他也坦言比之前的作品更縝密了些。他也很欣慰,截至目前,相較于演員,觀眾的討論熱度更多是在情節上。

        優秀作品都將接受市場檢驗,在當下的“影視寒冬”和不確定中,堅守初心地創作不是件易事。傅東育在2019年的一個論壇中曾提到,2015年是國內影視市場的膨脹期,拍攝數量、投資數量大增而魚龍混雜,大家拼命爭搶市場,拼收視率,那對市場是有害的。“現實主義的創作理念,認真縝密地工作,是行業對每個創作者的拷問,每個人會作出不一樣的選擇。從2019年5月到2020年9月,一年半間我們只做了這一部32集的《冰雨火》,這種冷靜和沉著的精神,是使我在這個行業里繼續活下去的原因,也就是對行業要有敬畏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電視劇 文化傳媒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黑丝御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