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progress id="j5f3t"></progress>

      <meter id="j5f3t"><cite id="j5f3t"></cite></meter>

        <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big id="j5f3t"><cite id="j5f3t"></cite></big>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山城騎士戰山火!民間志愿者搭起2公里物資接力傳送帶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8-26 16:15:30

        ● 上千名志愿者聚集在北碚縉云山微波救援點,用摩托車轉運進出山中的志愿者,并在統一調度下搭建長達2公里的物資接力傳送帶,將山火救援前線急需的物資,手手相傳到最前方。

        每經記者 鄢銀嬋    每經編輯 楊夏 王月龍    

        562264689152660480.jpeg

        8月25日晚上11點,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重慶北碚街頭告別后,顏理和他的志愿者朋友去吃了一頓燒烤。對他而言,這是最近幾天里真正稱得上“正式”的一餐。

        在此之前的5個小時里,顏理和上千名志愿者聚集在北碚縉云山微波救援點,用摩托車轉運進出山中的志愿者,并在統一調度下搭建長達2公里的物資接力傳送帶,將山火救援前線急需的滅火器、頭燈、飲用水、藿香正氣液等物資手手相傳到最前方。

        “終于可以稍微放心了!”顏理下山前,最靠近隔離帶負責人員調度的志愿者用喇叭提醒大家撤回,當晚消防救援人員計劃采用“以火攻火”反攻法發起決勝之戰。

        剛撤回山下,一則“經過各方救援力量奮力撲救,北碚歇馬街道山火明火已有效控制”的消息便在各個志愿者救援群里轉發,隨后,這一消息被重慶應急管理局官方公號“重慶應急發布”證實。據了解,目前救援力量開始在過火區域清理余火,嚴防復燃。

        8339335069868232704.jpeg

        圖片來源:重慶應急發布公眾號

        截至8月25日晚,重慶巴南區、開州區、黔江區、潼南區、長壽區、大足區與銅梁區交界火場、豐都縣、云陽縣明火均已相繼撲滅,無人員傷亡。

        在這場“保山”戰役中,除了消防、武警等專業正規救援力量外,民間自發組成的救援力量也在全網刷屏。在救援現場,他們高效編織出一張環環相扣的后勤保障網絡,不分職業,無關性別,只有守護家園的信念在熠熠生輝。?

        1935640379447117824.png

        物資志愿者——“自己的家園怎么都要出力”

        1935640379447117824.png

        “幾天了,濃煙還是這么大!”8月25日中午12點,楊秋果帶著幾箱藿香正氣液和其他功能性飲料從重慶大學城駕車前往北碚。車子剛駛入北碚界,便能看到遠山上冒出的陣陣濃煙沖向云端。

        自8月中旬以來,因重慶遭遇持續高溫天氣,林下可燃物含水率極低,遇上火星或者局部熱量聚集過高,極易引發自燃,部分區域發生山火,各方開展緊急救援。

        4704312126828813312.jpeg

        8月22日,一架救援直升機在勘察重慶山火火場情況 圖片來源:新華社

        楊秋果在重慶大學城經營一家畫室。8月21日,重慶北碚縉云山發生山火,8月22日、23日火勢不受控制蔓延至與北碚歇馬相鄰的璧山區八塘鎮。 “大學城和縉云山的距離只有40多公里,自己的家園怎么都要出力。”

        在重慶生活了十幾年,縉云山對重慶這座城市的意義楊秋果也能感知幾分。

        重慶素有“山城”的稱謂,“山在城中,城在山中”則是對“山城”二字最直觀的詮釋。 縉云山、中梁山、銅鑼山、明月山并稱為重慶主城區“四山”,被視為“重慶的脊梁”、“天然的生態屏障”。 其中,縉云山的知名度屬最高,“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唐代詩人李商隱筆下的巴山就是如今的縉云山。

        “我去過很多次縉云山,對地勢有一些了解,依靠人力很難將救援物資運上山。” 楊秋果說,自己不會駕駛摩托車,這幾天輾轉聯系到一個服務前線救援者的后勤保障組織,希望能出一點點力。

        25日中午1點,楊秋果將支援的物資送到北碚國家大學科技園志愿者服務點。“這個服務點是今天新增的,備有防暑降溫的一些物品以及休息場所,希望志愿者們不要太累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縉云山腳下看到,這類志愿者服務點還有很多。在北碚區朝陽中學服務點, 十多名剛從一線救援現場撤到山腳的志愿者短暫停留的幾分鐘里,關心詢問聲不斷,盒飯、礦泉水、葡萄糖、毛巾等物資都在等待著“拱手相送”。

        2389840933663392768.png

        志愿者們正在相互傳遞盒飯。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鄢銀嬋 攝

        “00后”重慶小伙子小徐喜好玩“機車”,從8月23日以來,他一直在滅火前線搬運物資。他去年剛上大學,臉上的稚氣還未完全褪去,頭發被汗水擰成一縷縷貼在頭皮上。“我的車沒有機油了,這里可以加不?”盡管該服務點沒有配備機油,但志愿者拿出一張百元鈔票就往小徐口袋里塞,并直接坐上摩托車后座,“走!我給你帶路!”

        記者注意到,環繞縉云山腳下的這條公路上,聚集了各個地方趕來救援的志愿者,道路兩旁停滿了私家車,不少越野車還懸掛著拖車,方便運輸更多的物資。而據服務點的本地市民介紹,平常這條路上基本沒有車輛。

        1935640379447117824.png

        救火騎士——“愛車如命”被拋在了腦后

        1935640379447117824.png

        和小徐一樣,土生土長的重慶北碚人顏理也是此次“山城救火騎士”的一員。

        8月25日下午6點,顏理和他公司兩個同伴騎了一個多小時摩托車,從重慶渝北趕到北碚。在北碚金華路附近的一家五金店做上山前的最后準備——購買繩索,以確保物資能牢牢地綁在摩托車上。“老板知道我是過來救災的,不僅繩子沒收錢,還硬送了兩瓶礦泉水,真的太耿直了!”

        盡管已是傍晚6點,高溫烘烤了一天的瀝青馬路和摩托車發動機散發的炙熱,令這些“救火騎士”猶如疾馳在不斷被加熱的蒸籠里,撲面而來的熱浪混雜著轟鳴的摩托車發動機聲,成為眼下北碚街頭獨有的景象。馬路邊的人行道上,不時有當地的老百姓駐足凝視,熱浪上空不間斷地重復著“辛苦你們了”的道謝聲。

        這是顏理第二天前往救援物資保障現場。 他現在經營著一家傳媒公司,2、3年前愛上了摩托文化,假日里時常與朋友相約去重慶南山騎行。不過今年以來,出于安全顧慮,他一次也沒騎行過,甚至把摩托車直接寄存到公司員工處。

        “我父親一直反對,覺得摩托車很不安全。”8月24日一大早,顏理打電話給父親說準備騎摩托車去當志愿者,后者只回復了4個字—— 你趕快去!

        由于山上的坡度很大,普通的摩托車根本上不去。顏理的摩托車本身是跑摩,在第一次上山之前,他還專門將輪胎換成摩擦力更強的輪胎,確保抓地感更強。

        5404402773180843008.jpeg

        力帆科技的摩托車隊。圖片來源:力帆科技供圖

        據了解,山上運送物資的道路不少是用挖掘機臨時修出來的, 路面寬度僅1米多,且不少是斷頭路,步行配送至少要30分鐘,借助越野摩托和專業騎手,則可以節省至10分鐘。

        不過顏理的摩托車最終還是沒能走完最后的50米。“路形太陡了,必須要越野大摩托。”負重送物資的路上,他慶幸自己這兩個月養成了健身習慣,“不然體力絕對撐不住”,回到家后他才發現大拇指會不受控制地發抖,因為長達數小時用大拇指按壓剎車,已經形成了肌肉記憶。

        和大多數摩托車玩家一樣,顏理平日也稱得上“愛車如命”,維護保養都愛護有加,投入不菲,生怕車子輪胎走一些磕磕絆絆的路。“但走這些爛路,完全壓根兒就沒往這方面想,只要能把物資送上去,怎么都行”。

        到現場之前,顏理沒有加入任何“救火騎士”組織,“我到了那邊,馬上就和他們打成了一片,大家都是一條心,組織也比較有序。”

        事實上,志愿者的召集機制也在愈發成熟。記者了解到, 不論是志愿者需求、還是服務志愿者及救火前線的物資需求,都誕生了很多專設的微信群組。 政府部門、社區、協會等機構會在群內列需求清單,群內信息則會被分發給更多的群組,確保籌集快速高效。

        5413680537961023488.png

        隔離帶油鋸手——“到這里來就沒想過掙錢的事”

        1935640379447117824.png

        山火因其突發性強、破壞性大、危險性高,是全球發生最頻繁、處置最困難、危害最嚴重的自然災害之一。 而預防和撲滅山火的一個重要步驟,是設置防火隔離帶。

        8月25日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縉云山腳搭乘摩托車30多分鐘到達縉云山微波救援點,再沿著一條不到1米寬崎嶇不平的山路深入救援一線,步行大概40分鐘后抵達隔離帶外沿。在這里,一臺臺油鋸機被碼在林間空地上,散放著的瓶子里裝滿了黃色的機油,油鋸機發動機拉開時的轟鳴聲劃破夜空,50米開外2臺挖掘機仍在開足馬力運轉。

        5635341427398027264.jpeg

        空地上堆放的油鋸機,油鋸機維修小隊供圖

        “油鋸機都放整齊了!”嘈雜的四周,一個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它屬于外賣騎手劉小波。

        劉小波是縉云山起火后第一批趕到現場的志愿者,前幾天他沖在最前面,每天在山上待14個小時,再搭乘摩托車便車返回住處,渾身酸痛。“我的嗓音本來不是這樣的,這幾天太累了,前兩天還有人問我到這救援一天多少工錢,我說都是自發的, 到這里來就沒想過掙錢的事。

        在山上救援的前幾天,他和先頭部隊一起輪番上陣砍樹、開設隔離帶。據了解,在山火救援中,開辟隔離帶是最重要的工作,選擇合適的地方,將易燃的大樹、灌木、雜草清除干凈,形成一條數十米寬的空地,讓山火到此止步,不再蔓延。 而開辟隔離帶需要使用的重要工具,除了挖掘機外,就是油鋸機。

        “我們最早的那批人中只有1、2個人會使用油鋸,大家都是現學。”劉小波說,不當的使用方式導致油鋸機損壞率非常高,壞的特別多。

        9026974876458853376.jpeg

        油鋸機小組的志愿者們。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鄢銀嬋 攝

        8月24日,一位志愿者在用油鋸機鋸樹的時候,忘記提前告知,劉小波剛好站在樹倒下方向的那一面,好在他反應靈敏跑得快,不過手臂還是被砸到有些紅腫,無奈退出了油鋸手隊伍。

        就算受了傷,他還是“賴”在山上沒回家。“我老婆在醫院工作,沒敢告訴她肩膀有些腫,不然肯定要被喊回去。”25日一大早,他在隔離帶附近發現了油鋸機維修小隊,找到了自己的新角色。

        這支維修小隊有14人,本來都是資深油鋸手,救援經歷和劉小波一樣,最早都是負責用油鋸砍樹。“昨天我看到陸續下來了很多油鋸手的隊伍,發現前方油鋸機壞的很多,就一吆喝,臨時建了這個小組。”在東北長白山長大、目前在重慶工商大學任教的“小趴菜”告訴記者, 這支隊伍里的成員彼此之間都不清楚對方的職業、名字,但每個人都擁有團隊專屬的“別號”,氛圍特別輕松。

        1666131589521087488.jpeg

        油鋸機維修小隊。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鄢銀嬋 攝

        856221988138096640.png

        專業力量——“以火攻火”決勝之戰

        856221988138096640.png

        25日深夜,顏理、劉小波等無數重慶人都在朋友圈轉發同一類信息, “山火已控制,終于可以睡個好覺。”

        據“重慶應急發布”,8月25日23時,經過各方救援力量奮力撲救,北碚區歇馬鎮街道山火明火已有效控制。

        取得這一明顯成果背后是連日持續奮戰在一線滅火的消防、武警等專業救援力量的付出。值得一提的是, 參與救援的專業力量中,除了重慶本地的隊伍,還有來自云南等多地的支援。 據云南森林消防公號顯示,云南森林消防總隊于8月24日凌晨4時30分派出滅火第一梯隊304人星夜馳援火場;當天晚上8點,又派出第二梯隊432人增援重慶火場。

        一位跟隨云南森林消防總隊前往一線滅火的志愿者表示,原本最早到達現場的救援隊的思路是圍帶打復燃,云南森林消防隊則選擇了直接硬剛明火,同步使用無人機測繪三維圖,根據現場方位的重要程度并結合氣象預報的風向變化來挖隔離帶。

        8781871718319562752.jpeg

        8月22日,武警重慶總隊機動支隊的官兵在開辟隔離帶。圖片來源:新華社

        而25日晚的決勝戰則采取的是 “以火攻火” ,即在大火蔓延的前方人為點火,使人工點燒火與相向燒來的林火對接。這樣一來,結合部會驟然缺氧,從而失去燃燒條件,以達到快速滅火的目的。 當火災現場遇到地形復雜,撲救人員難以靠近,當地天氣條件適合的話,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員會采用這種方式進行滅火。

        2327162674887690240.jpeg

        “以火攻火”,油鋸機維修小隊供圖

        此外,重慶北碚縉云山的山火救援進展也牽動著無數重慶企業的心,有不少企業都沖在了救援一線,其中便有老牌摩幫巨頭們。

        8月23日晚,隆鑫通用(SH603766,股價4.98元,市值102.3億元)管理層召開緊急溝通會, 決定向全公司召集摩托車騎手,同時全面利用公司的經銷網絡,盤點收集救援現場所急需的摩托車。 “因為山上的路很不好走,4輪全地形車能夠爬坡上坎,現場發揮作用很大,最后連夜籌集到6輛ATV全地形車、1輛UTV全地形車、15輛越野摩托,騎手召集了30多名。”隆鑫通用企管部部長李政說。

        事實上,早在隆鑫通用從公司層面組建救援車隊以前,該公司就有好幾名具備嫻熟駕駛摩托車技能的員工自發前往北碚救援現場。“他們8月22日就過去了,回來和公司反饋山上的復雜情況,了解到現場對專業摩托車的運輸能力是有需求。”李政表示。

        同為老牌摩幫巨頭的力帆科技(SH601777,股價5.09元,市值229.1億元)也 組建了救援小分隊。 “我們公司本來就位于北碚區,保衛縉云山更加義不容辭。”力帆科技相關負責人表示。

        8月22日一早,力帆科技滅火救援協助小分隊的成員便騎上越野摩托車,背著背簍,一趟趟往山上輸送柴油、礦泉水、滅火器等物資;并針對8月21日至24日間,參與救援和運送物資的車友,提供免費點檢(車輛高溫基礎檢測排查)和保養。

        目前救援力量開始在過火區域清理余火,嚴防復燃,起火原因和過火面積正在調查。

        楊秋果說,他已經向社區報名晚上輪班去巡山,“重慶一天不下雨,揪著的心就沒法完全放下來”。

        2864358862310970368.jpeg

        記者|鄢銀嬋

        編輯|王月龍 楊夏

        統籌編輯|易啟江

        視覺|劉陽

        排版|王月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自然災害 消防 重慶市 其他交運設備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黑丝御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