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progress id="j5f3t"></progress>

      <meter id="j5f3t"><cite id="j5f3t"></cite></meter>

        <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big id="j5f3t"><cite id="j5f3t"></cite></big>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上半年凈利潤3.33億 股價腰斬之后再腰斬 泡泡瑪特董事長王寧:業績一度跌到小谷底,4月到8月逐月環比增加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8-26 12:32:15

        ◎泡泡瑪特發布了2022年上半年財報,2022年上半年泡泡瑪特主營業務收入23.59億元,同比增長33.1%;凈利潤3.33億元,同比下滑7.2%。《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Wind數據顯示,這是泡泡瑪特自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凈利潤下滑。

        ◎“由于疫情,大概從4月開始,整體業績算是跌到了一個小的谷底。不過從4月到8月,整個業務的逐月環比都是增加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泡泡瑪特董事長兼CEO王寧解釋了疫情帶來的影響。受此影響,泡泡瑪特海外業務全面提速,加速布局美洲、歐洲、大洋洲業務。

        每經記者 溫夢華  畢媛媛    每經編輯 楊夏    

        上市第2年,伴隨著諸多爭議,泡泡瑪特(HK09992,股價19.3港元,總市值270億港元)發布了2022年上半年財報。

        財報顯示,2022年上半年泡泡瑪特主營業務收入23.59億元,同比增長33.1%;凈利潤3.33億元,同比下滑7.2%。《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Wind數據顯示,這是泡泡瑪特自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凈利潤下滑。今年1月3日至今,泡泡瑪特股價累計下跌56.58%。時間軸再拉長,2021年2月,泡泡瑪特的股價達到巔峰后,一路急轉直下。截至8月25日收盤,已較最高收盤價105港元/股跌逾八成,其市值縮水超千億港元。

        “由于疫情,大概從4月開始,整體業績算是跌到了一個小的谷底。不過從4月到8月,整個業務的逐月環比都是增加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泡泡瑪特董事長兼CEO王寧解釋了疫情帶來的影響。

        疫情影響下的另一面是,泡泡瑪特海外業務全面提速,加速布局美洲、歐洲、大洋洲業務。“上半年泡泡瑪特海外營收占比提升明顯,按季度來計算,四季度的海外占比可以超過百分之十。”王寧預測。

        不過,隨著近日盲盒新規的即將落地,整個行業也正在變得更加規范。對于泡泡瑪特而言,不論是國內業務還是國外業務,當“熱潮”不再,靠什么長久留住年輕人?

        自有IP收入撐起“半壁江山”,Molly不再是最賺錢IP

        “今年上半年泡泡瑪特受到很多方面特別是疫情的影響,整個中國的零售業和消費行業面臨著較大挑戰。”王寧在中期業績發布會上表示。

        財報顯示,2022年上半年泡泡瑪特營收23.59億元,同比增長33.1%;凈利潤3.33億元,同比下滑7.2%;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經調整凈利潤為3.76億元。

        圖片來源:泡泡瑪特財報

        對于將盲盒模式成功帶出圈的泡泡瑪特而言,IP始終是其核心競爭力之一。其中,自有IP始終是泡泡瑪特主要的商品類型,今年上半年,自有IP帶來的收入占比由2021年上半年的50.9%增加到2022年上半年的64.8%。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上半年,泡泡瑪特IP收入前三名的排名發生了變化。頭部IP SKULLPANDA、Molly和Dimoo分別實現收入4.62億元、4.04億元和2.98億元,同比增長152.3%、98.3%和45.6%。其中,SKULLPANDA的收入超越Molly,奪得第一。

        內部設計師團隊PDC推出的小甜豆和2021年新IP小野推出的首個系列The Other One在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則是8124萬元和3493萬元,遠低于上述的三大頭部IP吸金力。

        圖片來源:泡泡瑪特財報

        泡泡瑪特首席財務官楊鏡冰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公司將新品規劃都排到了下半年。THE MONSTERS和PUCKY在2022年上半年只發售了一個新系列,而在2021年上半年,兩個IP各發售了兩個新系列。

        2022年上半年,國內多個城市及地區疫情反復,對線下銷售也產生了較大影響。楊鏡冰透露,今年上半年,因疫情閉店時間一周至三個月的零售店有130家、機器人為324臺;其中閉店時間在兩個月至三個月的零售店有36家、機器人188臺。此外,除了商場外,機器人還分布在人流較多的機場、地鐵站、樂園,疫情導致的客流減少,對銷售的影響也更大。

        海外業務擴張提速,能否撐起賺錢的“新泡泡”?

        在牢牢抓住國內年輕人“錢包”后,泡泡瑪特也將目光轉向海外市場。今年以來,泡泡瑪特海外業務全面提速,加速布局美洲、歐洲、大洋洲業務。

        截至2022年上半年底,泡泡瑪特的港臺地區和海外門店數達到24家(含加盟),港臺地區及海外機器人商店達到98臺(含加盟),跨境電商平臺站數達到11個。上半年,泡泡瑪特分別在英國、新西蘭、美國開了第一家線下門店。

        圖:泡泡瑪特澳大利亞墨爾本店

        “我們海外業務從2021年上半年的0.6億元,增長到2022年上半年的1.57億元,同比增加161.7%。”泡泡瑪特副總裁、泡泡瑪特國際總裁文德一表示。今年公司的業務方向重點是以TO C為核心,加速擴張西方市場,加強跨境電商的業務。

        據沙利文數據顯示,預計2021年全球潮流玩具市場規模259億美元,2024年將達418億美元,其中亞太地區日本、韓國、新加坡均有較強的增長潛力。

        對于市場備受關注的盈利問題,文德一坦言,從2018年開始布局開始,海外業務每年都是盈利的。

        “不是虧錢去做買賣。基本所有門店所有的業務都是盈利的,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趨勢。海外業務增長非常快,如果按季度預測,四季度海外業務占比可以超過百分之十。”王寧預測。

        不過,不論是國內業務的增長還是海外業務的加速,相比前兩年的火爆景象,潮玩行業正在變得愈發規范和理性。8月16日晚,市場監管總局網站發布關于公開征求《盲盒經營活動規范指引(試行)(征求意見稿)》意見的通知,擬對盲盒銷售的內容、形式、銷售對象等方面作出規定。

        談及新規將對企業帶來的影響,楊鏡冰表示:“這個政策的出臺其實是肯定了盲盒業態合法、合規性,積極地鼓勵了盲盒行業的健康發展,對整個行業,所有的盲盒企業,包括消費者都是一個重大的利好,給了企業更大的創新和發展空間,泡泡瑪特作為龍頭企業,深度地參加了這個指引的調研和征求意見,整體符合公司的預期。”

        (封面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資料圖)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泡泡瑪特 業績披露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黑丝御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