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progress id="j5f3t"></progress>

      <meter id="j5f3t"><cite id="j5f3t"></cite></meter>

        <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big id="j5f3t"><cite id="j5f3t"></cite></big>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今夏高溫焦點四川已出伏,明年會更熱嗎?氣象學家:全球高溫天會更頻發 但不等于揪著一地“復制粘貼”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8-26 07:53:18

        ◎川渝這么熱的原因之一?“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異常偏西,與偏東的南亞高壓在垂直方向有重疊,下沉氣流非常深厚,所以會加劇四川的高溫程度。”

        ◎降溫之后,關注什么?“秋天也要防范夏秋連旱、強降水和臺風對農業、水資源等的不利影響。”

        ◎明年四川還這么熱嗎?“全球變暖的大背景下,地球的總體溫度上升,高溫天氣會更頻發,這是一種漸進式的上升,并不意味著極端高溫天氣每年都在一個地方一模一樣地‘復制粘貼’。”

        每經記者 朱鵬  丁舟洋  溫夢華    每經編輯 文多    

        圖片來源:攝圖網-501668420

        “成都高溫預警信號降級了。”8月25日,在連續發布了14次高溫紅色預警后,成都市氣象臺將高溫紅色預警更新為橙色預警。

        不只成都,據四川省氣象局,8月26日以后四川將多陣雨或雷雨天氣,異常高溫伏旱天氣將逐漸結束。

        過往兩個月,以成都平原為中心的四川多地持續受高溫炙烤。據悉,四川全省7月平均氣溫25.8℃,較歷史同期偏高2℃,創下新紀錄,也是有氣象記錄以來最熱、也最干的7月。

        今年高溫事件影響全國多地,但四川受到的影響似乎格外顯著。例如8月21日,地處川西高原的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溝縣也發布高溫橙色預警——“避暑勝地”也難逃高溫侵擾。

        持續性高溫蒸烤下,四川的農業、工業、大眾社會生活等方面也承受著高溫帶來的影響。8月20日~8月23日,《每日經濟新聞》接連推出數篇“讓我們在滾滾熱浪中冷靜聆聽氣象學家的警告”。經由多位氣象專家、氣候科學家的分析,從多角度解析了這場影響北半球的持續性高溫事件。

        本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將把視角對準四川,先后采訪了中國氣象局原副局長許小峰、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首席專家周兵、四川省氣象局氣候中心首席專家孫昭萱,我們希望知道,接下來的秋天是冷是熱?接下來的若干年,這片天空是否溫柔。

        8月23日,高溫中露出底座的樂山大佛 圖片來源:新華社

        兩大高壓垂直重疊 加劇四川高溫程度

        在過去兩個月中,中學地理的考點“副熱帶高壓”(以下簡稱“副高”)開始高頻地出現在大眾視野中。

        8月25日,四川省氣象局氣候中心首席專家孫昭萱再次提到了它。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宋德萍 攝

        進入8月后,副高主體位置控制的范圍非常大,此外它的位置是相對比較穩定的,沒有明顯擺動。孫昭萱首先說道,在副高控制的范圍內,基本以晴空為主,主要盛行下沉氣流。南邊的水汽基本上是沿著副高外圍走,北方冷空氣因為受到副高阻擋,也會停在副高外圍。而冷空氣和水汽的交匯,是促成降水的關鍵。

        “在以往副高沒今年這么異常的情況下,它會出現東西南北的位置移動。有了這種位置波動,副高的外圍就會形成雨帶,從而產生降水。但今年它相對穩定,位置沒怎么變,這也是導致這次異常的、持續性高溫天氣出現的直接原因。”孫昭萱說道。

        天府之國四川,尤其是成都,遭遇今年這樣的異常高溫天氣,原因還有更多。

        孫昭萱告訴每經記者,目前通過觀測大氣活動會發現,除了副高,公眾較少知道的南亞高壓,在今年也異常強盛。

        “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位于對流層中高層,基本上處于我們常說的500百帕層次,而南亞高壓則是處于更高層的高壓系統,它也和副高一樣,會發生東西南北的位置移動。”孫昭萱說道,“南亞高壓常年主要位于在青藏高原及其附近地區,但今年它的位置異常偏東。原來這兩個高壓的位置是錯開的,但今年的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異常偏西,與偏東的南亞高壓在垂直方向有重疊,從大氣高層到大氣中層,都受高壓系統控制。下沉氣流非常深厚,所以會加劇四川的高溫程度。”

        人類無法“無中生雨”人工增雨還得等云來

        在四川飽受高溫侵擾的近兩個月里,不時有網友問起“為啥不人工降雨”。

        人類如今能在何種程度上左右自然,是不少科技愛好者的新話題。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但當前情況是,且不論影響大自然,單是預測自然,就依然是一道人類尚未全解的難題。“氣候預測是一個世界難題。”孫昭萱說道。

        至于人工降雨,更準確的表述其實是人工增雨。四川省農業氣象中心高級工程師楊德勝告訴每經記者,人工增雨是有條件限制的。首先要有水汽,也就是有云;然后,要確定它是不是降水云層;最后,還要看云層的高度適不適合。

        人工增雨的前提,是這個地方本身就有云,會下雨,只是通過人工干預可以讓雨多下一點。不是說我們可以憑空造雨,那是不行的。”楊德勝解釋道。

        按照計劃,8月25日,中國氣象局人工影響天氣中心聯合了四川省氣象局,調用兩架大型無人機分別在四川北部、東南部區域實施人工增雨作業。預計此次作業面積將達6000平方公里。

        高溫的結束是個慢過程,建議繼續防范

        在聊起今年全球性罕見高溫的主要受影響地區——川渝時,我們采訪了多位專家學家,以下會通過對話形式,更直觀地呈現他們的觀點。

        NBD:我們應該怎么科學地認識今年川渝地區的罕見高溫?高溫發生在這里的原因有哪些共性和個性?

        中國氣象局原副局長許小峰:從氣候專業角度來講,其實還是一個整體的副熱帶高壓系統影響。副熱帶高壓往西伸一伸,就會影響到湖北到湖南,甚至川西都有可能。但從全球的角度來看,今年的副熱帶高壓并不是存在于一處,北半球全部被蓋在今年極強的、連片的副熱帶高壓下,四川概莫能外。

        中國氣象局原副局長許小峰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首席專家周兵:近期重慶等地高溫強度節節攀升,尤其是8月18日~19日,重慶北碚連續兩天出現史無前例的45.0℃高溫,這也是新疆吐魯番“火洲”以外地方出現的罕見高溫。這與特殊的地形影響相關聯。重慶的城鎮多分布在四川盆地東部海拔較低的平壩河谷地形中,不利于地表熱量擴散,造成持續的熱量累積。

        NBD:8月25日四川的氣溫已有下降,接下來應該注意什么?

        許小峰:高溫的影響是全方位的,高溫少雨伴隨著干旱,河流干裂。高溫的結束是一個慢過程,不像暴雨下了就過去,但高溫伴隨而來的旱情是一個更慢的過程。干涸的水域不是下了雨就能馬上被灌滿的。也就是高溫結束時,旱情還未結束。

        伴隨著秋季的到來,冷空氣開始活躍。南部的臺風順著華南登陸,帶來降雨,在緩解干旱的同時,也要注意它可能造成的災害。干旱后如果出現極端降雨,就比較容易造成山洪、泥石流等地質災害。

        周兵:預計未來10天,北方多降雨天氣,南方大范圍高溫天氣24日起將逐漸解除,但長江流域,特別是長江中下游總體降水不明顯。今年秋季,長江中下游降水總體仍將偏少,干旱將持續或發展。建議繼續防范持續高溫對電力供應、城市運行等(方面)的不利影響,加強水資源科學調度,防范夏秋連旱、強降水和臺風對農業、水資源等的不利影響。

        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首席專家周兵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地球確實正升溫 但不意味極端天氣在一處“復制粘貼”?

        NBD:對于高溫給四川生產生活造成了影響,有哪些建議?

        周兵:在高溫超長待機時,如何做好電力供應和調度值得關注。7月以來,四川、江蘇、湖北電力負荷氣象條件指數明顯高于歷史同期水平的總日數已近60天。同時高溫造成光伏板轉換效率降低、光伏組件性能衰減,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光伏發電實際效率,加上大范圍靜風天氣造成風力發電處于低發狀態,風光水能互補效果差,造成新能源發電對電力負荷的調度補充作用有限。

        許小峰:我記得很多年前西歐等國出現異常高溫,統計出的死亡人數……不僅是直接死亡,還包括因為高溫而導致高血壓、心臟病等其他疾病的情況。所以對于極端天氣引發的健康問題、傷亡問題,我們應不斷建立和研究更科學的評估標準。

        NBD:明年四川還會像今年這么熱嗎?

        周兵:今年的高溫屬于極端天氣。歷史極端高溫事件分析表明,此次事件在持續時間(70天)、40℃以上高溫區覆蓋范圍(150.0萬平方公里)、單站最高氣溫強度(45.0℃)和國家氣象站破或平歷史極值站數(330站)均創新的紀錄。根據區域高溫過程監測指標,綜合考慮高溫事件的平均強度、影響范圍和持續時間,此次事件綜合強度已超越2003年、2013年和2017年,為1961年以來最強。

        許小峰:我覺得不至于。在全球變暖的大背景下,地球的總體溫度上升,高溫天氣會更頻發,這是一種漸進式的上升,并不意味著極端高溫天氣每年都在一個地方一模一樣地“復制粘貼”。氣候變暖是一個系統性問題,引發的不同極端天氣的震蕩性、波動性在增加,這是需要我們多關注的。

        另外,還應進一步加強研究每年、每階段氣候變化對某個區域的具體體現。氣候變暖是全球尺度的問題,對區域的預警,尺度就更小一些,通過加強和研究,可以進一步提升與改進。

        氣候變暖是全球關心的問題 圖片來源:新華社發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黑丝御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