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progress id="j5f3t"></progress>

      <meter id="j5f3t"><cite id="j5f3t"></cite></meter>

        <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big id="j5f3t"><cite id="j5f3t"></cite></big>

        每日經濟新聞
        今日報紙

        每經網首頁 > 今日報紙 > 正文

        每經熱評|面對“網暴”,平臺不能“馬后炮”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8-25 22:45:07

        每經記者 石普寧    

        每經評論員 石普寧

        8月22日,有關韓佩泉(韓美娟)涉毒的言論在網絡上迅速發酵,在連發微博自證清白無果之后,韓佩泉開啟了直播,并在期間翻窗臺跳了出去,后據平安北京消息,韓佩泉被救下,人員平安。

        回溯過往,“旅游博主坐滑桿上山遭指責”“訂婚照被造謠是‘8號技師’”“17年如一日的‘糖水爺爺’被網暴勸退”……僅僅過去的一個月,有關“網暴”的新聞便不絕于耳。

        平臺成網絡暴力集散地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后,網絡暴力愈演愈烈,這和平臺自身的屬性密切相關,從網絡暴力的演化路徑便可窺探一二。在諸多“網絡暴力”事件中,相關信息的傳播線、網絡暴力信息在平臺間的跳轉線、借助信息而形成的暴力線,讓平臺成為培育網絡暴力傳播的“溫床”。

        中國傳媒大學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發布的《網絡暴力現象治理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提到,一些以用戶生產內容為核心的社交網絡平臺具備開放性強、交互強的特點,成為網絡暴力新的集散地,“如果社交媒體、網絡社區、信息平臺和新聞的留言互動性和話題性較強,就很容易引發不同觀點的爭論并形成沖突”。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員高艷東曾指出,在諸多“網絡暴力”事件中,起到助推作用的因素是綜合的:首先,“討論”的產生源于網絡平臺,“共鳴”的表達在于點贊評論;其次,“熱點話題”的展現往往在于“熱搜榜”的助推;再者,網絡空間的“匿名性和虛擬性”又往往助推了極少數“惡意制造者”的隱匿,使其不易被追責。韓佩泉(韓美娟)憑借短視頻走紅后,獲得越來越多的關注,而網絡上未經核實、極易被放大并傳播的言論也是一個個助推他翻下窗臺的“無形殺手”。

        加強治理功效初顯

        社交媒體自帶的匿名屬性,讓網絡暴力成為網絡世界里的頑疾,即便各大平臺已經出臺舉措嚴防,“噴子”依然能夠找到各種漏洞發泄情緒。作為“第一道防線”的平臺,要真正實現網絡暴力“治未病”,或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中央網信辦于今年4月推出“清朗·網絡暴力專項治理行動”,主要聚焦網絡暴力易發多發、社會影響力大的18家網站平臺,包括新浪微博、抖音、百度貼吧、知乎等,通過建立完善監測識別、實時保護、干預處置、溯源追責、宣傳曝光等措施,進行全鏈條治理。

        此外,各平臺陸續推了用戶IP地址顯示功能。微博、抖音、豆瓣、知乎均推出類似“一鍵防護”的模式,用戶可以主動選擇關閉未關注人的私信和評論,來切斷外界騷擾。近日,微博也發布公告,擬推出“個人主頁展示評論功能”,以進一步加強言論攻擊及網暴行為治理、營造友善健康的社區氛圍。

        效果如何?就目前看來,各類社交媒體平臺仍處在“攻堅”階段,這從微博與抖音的處理數據中可以窺見一斑。《微博網暴治理報告》的數據顯示,從4月24日至7月31日,微博一共處置賬號1.8萬余個,處置內容1931萬條(粗俗冒犯類占比最多,為62.57%),不友善內容評論下降98%。另據抖音預防治理網暴開放日公布的數據,2022年以來,抖音處罰賬號1.1萬余個,攔截9218萬條不當信息。

        應當著重于“治未病”

        作為信息的產生地與集散地,平臺在網絡暴力上的舉措或許應當著重于“治未病”。如果僅僅停留在事后處理的階段,網絡暴力不僅很難得到有效根治,而且也會對網絡暴力當事人產生既定傷害,如果受害者是未成年人,造成的影響甚至更大。

        2019年發布的《社會藍皮書》顯示,在青少年網絡使用方面,調查表明,青少年在上網過程中遇到過暴力辱罵信息的比例為28.89%。另據2021年中國青年報的問卷調查,超七成受訪大學生自認受到網絡暴力影響,在這其中,20.82%受訪者認為自己很大程度上會受到網絡暴力事件的影響,包括情緒、說話方式等。56.70%受訪者認為自己會受到部分影響。

        但目前網絡暴力的治理依然有難點待突破。《報告》課題負責人、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表示,目前行業內缺乏相關法律法規,立法層面尚存在一定空白;標準上存在缺失,行業處置標準不統一,各平臺尺度不同,處置缺乏一定依據常被投訴;當需要網絡執法機構和當地執法機構協同執法時,協同策略還不完善;網暴治理過程中同時涉及公開數據和私有數據,平臺不能主動監測和分析用戶私人信息。

        網絡暴力的治理是系統性工程,需要多方參與。南都個人信息保護研究中心發布的《網絡暴力典型案例與防治機制觀察報告》建議,推廣落實“一鍵防護”、陌生人私信限制等功能,以實現對網暴受害者的實時保護;不斷更新擴充和改善內容監測和過濾模型,增派投訴處置客服乃至成立專門團隊,將網暴止步于萌芽狀態、防止擴散。尤其關注發生在未成年人、抑郁癥患者等重點人群的網暴事件,必要時聯動線下機構予以介入。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黑丝御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