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progress id="j5f3t"></progress>

      <meter id="j5f3t"><cite id="j5f3t"></cite></meter>

        <thead id="j5f3t"><cite id="j5f3t"></cite></thead>

        <big id="j5f3t"><cite id="j5f3t"></cite></big>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專網通信”爆雷后的澤達易盛:年報被非標,董事長協助調查,1億理財資金流向何方?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5-31 23:13:47

        ◎圍繞2021年年報本身,澤達易盛同樣問題重重,疑竇難消。

        ◎對澤達易盛而言,除了支付預付款卻拿不回實物資產外,還面臨著自己交付的設備收不回來貨款,一入一出,恐成一場空。

        每經記者 葉曉丹    每經實習記者 楊卉    杭州、北京報道    每經編輯 張海妮    

        從高光走向困境,澤達易盛(688555,SH),何以至此?2020年6月,澤達易盛登陸科創板,上市第二天,盤中創下了85.99元/股(前復權,下同)的歷史最高價。但不到2年的時間,公司卻走向了內控不力、涉嫌信披違規、2021年年報被會計師出具非標意見的審計報告、董事長及董秘協助有關機關調查的境況。公司股價也一路下滑,5月13日,一度探至11.94元/股,市值僅剩約10億元。

        圍繞2021年年報本身,澤達易盛同樣問題重重,疑竇難消。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地實地走訪發現,與澤達易盛有涉的不少公司中,有的在登記地址查無此企,有的將被注銷。此外,公司旗下1億元理財資金,也被會計師認為未能“確認資管計劃的商業實質及余額的存在和計價”。

        5月27日,記者前往澤達易盛,公司員工表示“董事劉雪松目前負責公司業務,不過不在公司,證券部相關對接人士正在開會,不便出來。目前公司運營一切正常。”5月29日,記者又向澤達易盛發送了采訪函,但截至發稿暫未獲回復。?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問題年報”審計掃了哪些雷?

        從新三板到科創板,澤達易盛的IPO之路,耗時多年。公司主營業務從醫藥監管信息化起步,陸續拓展到為上游醫藥生產企業提供質量控制信息技術服務、為下游醫藥流通企業提供溯源追蹤,并延伸應用到源頭的農業種植領域。

        從2021年年報和2022年一季報數據來看,澤達易盛的各項財務指標出現了大幅下降。

        2021年年報披露,2021年公司營收總額為3.29億元,同比增28.67%,但凈利潤(即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為0.46億元,同比下降42.93%,扣非后凈利潤為0.39億元,同比下降35.89%。2021年末負債3.23億元,相較2020年末增長179.68%。?

        到了2022年一季度,同比數據出現了更大幅度的下降。2022年一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僅為0.03億元,同比下降90.68%,凈利潤為-0.19億元,同比下降298.64%,扣非后凈利潤為-0.19億元,同比下降348.07%。公司的負債從2021年末的3.23億元,攀升至2022年一季度末的3.56億元。

        登陸科創板還不滿兩年,業績就大幅下滑,澤達易盛的解釋是,2021年,公司加大了在醫藥智能制造等戰略新方向相關產品和技術的研發與市場業務的開拓。同時,競爭對手也正緊鑼密鼓地布局該領域。因此,公司報告期內研發費用等期間費用增長較快,導致公司2021年度凈利潤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然而,2021年年報反映出來的問題并不僅僅只是業績下滑,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的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和否定意見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同時保薦券商出具的相關核查意見也披露了多筆問題交易。公司時任獨立董事郭籌鴻拒絕對上市公司2021年年報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完整性進行擔保。

        這份年報中,中介機構到底掃到了哪些雷?問題年報的問題又在哪里?

        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問詢函專項說明》中提到,年審會計師出具非標意見,主要是無法確認相關資產的存在以及相關交易的商業實質,其中包括報告期末,涉及賬面1億元的資管計劃;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向5家客戶銷售服務器和保密數據鏈儲存終端的交易;兩筆預付款交易及服務器托管變更和服務器權屬問題等。?

        1億元委托理財去哪兒了?

        在資管計劃的事情上,澤達易盛也收到了監管問詢函。

        2021年12月27日,上市公司披露與鑫沅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沅資產)簽署資產管理合同,委托理財規模合計金額50億元。

        上交所立刻發問詢函,“50億元遠超2020年4月7日股東大會授予董事會3億元的投資理財額度”,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合同簽署有無經過股東大會審議,說明所履行的相關決策程序及決策人等情況。

        澤達易盛其后回復稱,50億元的委托理財規模,是循環累計投資50億元,而且此前公司及子公司向鑫沅資產申請將鑫通1號(鑫沅資產鑫通1號單一資產管理計劃)及鑫福3號(鑫沅資產鑫福3號單一資產管理計劃)委托財產分期繳付的總規模調整至8000萬元及4000萬元。

        不過因為此事,澤達易盛及其董秘應嵐被上交所予以監管警示。

        然而,從年報以及中介機構的核查報告來看,出問題的也正是該資管計劃。

        2021年年報披露,澤達易盛1.2億元自有資金委托理財中,未到期余額為1億元。年審會計師表示,“我們未能實施必要的審計程序,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確認資管計劃的商業實質及余額的存在和計價。”

        為何難以確認余額的存在?

        保薦券商東興證券在現場檢查報告中披露,鑫通1號和鑫福3號有1億元資金投給了杭州和鑫商盈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和鑫商盈)。

        啟信寶顯示,和鑫商盈成立于2020年12月25日,注冊資本13000萬元,實繳資本顯示無數據,執行事務合伙人為浙江鑫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鈺科技),持有7.69231%份額;其他合伙人為鑫沅資產,持有76.92308%份額,浙江彩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彩達通信),持有15.38462%份額。

        和鑫商盈企業圖譜。圖片來源:啟信寶截圖

        此外,澤達易盛的辦公地址,以及鑫鈺科技、彩達通信的注冊地址均在杭州市西湖區教工路1號。5月27日,記者實地走訪了位于教工路1號的數源軟件園,并與園區招商辦、園區內相關企業交流核查后,僅找到了澤達易盛的辦公室地址,并沒有發現鑫鈺科技、彩達通信的身影。?

        記者注意到,鑫鈺科技、彩達通信的股東均為浙江彩策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的第一大股東為持股90%的自然人丁國安。

        彩策通信股東、投資情況。圖片來源:啟信寶截圖

        5月31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丁國安,當記者表示,根據公開披露的地址,未能找到鑫鈺科技和彩達通信兩家公司的辦公地址時,丁國安回應稱,“我們肯定有場地的,沒有場地怎么開公司?”

        另外,對于公司和澤達易盛合作的情況,他表示:“具體和上市公司關聯的東西,我們不好隨便表態,你們要和上市公司進行對接溝通。”

        而更蹊蹺的是,和鑫商盈對外投資了2家公司,分別為杭州鑰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鑰鈺)和杭州厚盾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厚盾)。這兩家公司同樣與澤達易盛勾連甚深。

        投資迷蹤:誰的騰挪術?

        東興證券對澤達易盛的專項現場檢查報告顯示,杭州鑰鈺的法定代表人為陳艷,其同時也是浙江觀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觀滔智能)的法定代表人。

        澤達易盛一方面通過資管計劃間接投資杭州鑰鈺,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又向觀滔智能采購設備。更關鍵的是,澤達易盛近4500萬元的設備采購款早已預付,但觀滔智能還剩下價值約3600萬元的設備卻遲遲未到位。按照合同約定,也已超過交付時間。

        觀滔智能尚欠價值約3600萬元的設備未交付。圖片來源:問詢函回復截圖

        另外,觀滔智能的董事之一為顏志紅,也和澤達易盛實控人之一劉雪松存在合作關系:其在劉雪松任法定代表人的蘇州浙遠自動化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浙遠)任董事。此外,兩人還同在上海遠躍制藥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遠躍)任股東。

        澤達易盛招股意向書附錄(一)顯示,蘇州浙遠2013年、2014年是澤達易盛全資子公司的供應商,而且澤達易盛對蘇州浙遠有投資,對蘇州浙遠具有重大影響。澤達易盛招股書顯示,蘇州浙遠、澤達易盛同為上海遠躍股東,分別持股80%和17.5%。

        5月25日,記者前往觀滔智能辦公地址。根據啟信寶披露的地址,記者注意到現場掛牌顯示為浙江長三角生物醫藥國際合作孵化器,其中涵蓋近20家公司,包括觀滔智能,不過孵化器內的員工表示,“觀滔智能的人不在此處辦公”。

        5月25日,觀滔智能披露地址,實際為浙江長三角生物醫藥國際合作孵化器。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葉曉丹 攝

        而資管計劃通過和鑫商盈投向的另一家公司杭州厚盾,注冊資本為15000萬元,實繳資本具體數據無顯示,和鑫商盈持有66.67%股權。杭州厚盾的經營范圍包括機器設備、金屬材料、建筑材料、裝飾材料、辦公設備、電子元器件、電子產品、家用電器等。

        為何投向這兩家公司?在與記者電話交流時,丁國安表示,這兩家公司的投資,其不是具體經辦人,之所以當時考慮投資入股,現在說不上來。

        但根據此前《資產管理合同》披露,資管計劃的產品類別主要是固定收益類單一資產管理計劃;主要投資方向為中國證監會、中國人民銀行認可的具有良好流動性的金融工具或產品,包括但不限于銀行存款、貨幣市場基金;國債、政策性金融債、地方政府債、央行票據等。但從上市公司披露的實際投向來看,與此前披露出現明顯不符。

        而更值得探究的是,誰主導了1億元的資管資金投向?投向的企業和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之間,究竟有哪些利益關聯?

        對澤達易盛而言,除了交出預付款卻拿不回實物資產外,還面臨著自己交付的設備收不回來貨款,一入一出,恐成一場空。

        2021年度,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向北京中科路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科路創)、金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橋網絡)等5家公司銷售服務器及保密數據鏈儲存終端,截至年度報告出具日上述交易形成的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合計5818.33萬元(其中中科路創2846萬元、金橋網絡2972.33萬元),公司表示存在應收賬款無法回收的風險。

        問詢函回復顯示,中科路創成立于2018年7月18日,注冊資本1億元,實際認繳出資金額為0元,股東為尹立彬、王磊。值得注意的是,問詢函回復顯示:該公司已于2022年4月10日辦理了注銷手續。

        根據啟信寶的信息,中科路創于2022年3月19日發布簡易注銷公告。

        國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根據5月7日公司發布的注銷備案公告詳情,中科路創已決議解散,擬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注銷登記,請債權人自公告之日起45日內向清算組申報債權。

        圖片來源:國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截圖

        5月11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探訪了該公司公布的清算組工作地址(同時也是其企業住所)的“北京市東城區粉廠胡同57號2號樓4層401室”。

        記者來到粉廠胡同后,并未見到顯示“57號”的多層建筑。一位自稱在粉廠胡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劉大爺告訴記者,從不知道57號還有個“2號樓”。在劉大爺及粉廠胡同多位居民的帶領下,記者最終找到了57號。

        據居民介紹,57號只有兩棟建筑,一棟是酒店、一棟是醫院。記者與酒店工作人員及東城區天壇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醫護人員確認,“粉廠胡同57號”確實只有酒店和衛生服務中心。酒店改造前雖有家公司,但名稱與中科路創并不相符,且已經是三四年前的事情。至于衛生服務中心,搬到該地也已有13年。多位居民均表示,并不知道這里有中科路創這家公司。

        5月11日,中科路創注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粉廠胡同57號”,記者只看到一棟是酒店、一棟是醫院。

        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 楊卉 攝

        5月31日晚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中科路創清算組聯系電話和債權申報聯系電話,接線人稱其為中科路創負責財務的員工,并表示公司目前已經不再運營。至于此前的運營及辦公地址,該人員表示是在酒店(酒店平層上的房間)內,但酒店方面并不清楚這一情況。至于問詢函回復中提到的回款,該名工作人員表示具體情況應由公司負責人(尹立彬)來回答。?

        5月31日晚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通了中科路創股東尹立彬的電話。談到與澤達易盛的交易及回款等具體事項時,尹立彬稱此前跟澤達易盛已達成共識,具體還是通過那邊了解,怕回復口徑與他們不一樣。不過,在記者追問公司的實際辦公場所時,尹立彬卻表示粉廠胡同只是公司的注冊地址,但并不在此實際辦公,公司注銷后辦公場所已經撤了。

        企業注銷,應收賬款是否形成壞賬?5月2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送郵件給澤達易盛,不過截至發稿尚未獲回應。

        “專網通信”爆雷風波影響幾何?

        3月18日,澤達易盛突發公告宣布,公司實控人、董事長兼總經理林應,公司董事、副總經理、財務總監兼董事會秘書應嵐正在協助有關機關調查,但并未披露具體的調查案由。

        消息一出,二級市場當日股價大跌。3月18日到5月30日,澤達易盛股價下跌42.11%。

        5月27日下午,記者實地前往澤達易盛位于杭州的辦公地點,在數源軟件園12幢,澤達易盛的辦公樓層仍不時有員工進出,記者就采訪事宜和公司工作人員溝通,希望向劉雪松和證券部相關人士進一步了解情況,前臺工作人員稱劉雪松當日不在公司,證券部在開會,不方便出來,其同時表示,公司運營一切正常。?

        另一方面,2021年“專網通信”爆雷案對澤達易盛的影響也仍然存在。2021年8月20日,澤達易盛因媒體報道公司涉及專網通信業務收監管工作函。

        年報中披露的計提壞賬準備中,主要包括了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由于該公司已停止運營,澤達易盛100%計提了該公司的338.30萬元壞賬準備。

        此前,澤達易盛在招股書中介紹,公司與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及其下屬公司有多年的合作,2017~2019年相關公司均出現在前五大客戶名單中。

        而2021年,專網通信案涉及的相關上市公司陸續爆雷,澤達易盛2021年三季報財務數據虧損面也呈擴大趨勢,其中負債數據攀升至2.36億元,應收賬款周轉天數暴增至173天,相比此前增加近100天。

        專網通信爆雷案,對澤達易盛的業績和經營層面,造成了哪些影響?記者也給上市公司發送了相關采訪郵件,不過截至發稿暫無回應。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澤達易盛 業績披露 通信 問詢函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黑丝御姐口